你我都有自己的聲音,天下無雙;就如每一片雲朵,獨一無二。

那麼,每一位青年人都有責任發聲去捍衛自己的故事,因為沒有人比你更清楚也沒有人比你更精彩。不論是豐富是糜爛是陽光是淡薄,生活都需要一種態度,尋著生命態度,於顛覆多變的生命中活出悅目華彩。

就似花,花卉本沒高下之分,只有繁稀之別。一枝在崖壁上的蝴蝶蘭不比野地的小黃花更珍貴;反之亦然,生命獨特的美就此綻放。直至國的建立,價格的無奈,我們用出產地、價格高低去釐定她的貴賤,也學會了用身家多少、學歷高低去斷定別人的貴賤;香氣也是沒有標準的,你喜歡自己生命散發的香氣嗎?拜託!你是得天獨厚的,所以總有人喜歡你活著的氣味。

在互相批評發怒歧視包容之間,我有沒有看見你的美德,你有沒有聽見我的歌聲?拼命追趕的路擺脫不了陌生,看不清車牌看不清路燈更看不清綻放中的生命,有天追逐得累了,便相約於白色的雪糕店坐坐吧。

我相信活著就是高貴,十惡不赦與信望愛往往是牽手並肩而行絕處逢生。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自己一無事處,這代表著潛力無限,失去一切便踏進新境地,無顧慮地向著這一片天傲翔完成一個志向。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自己為社會的言論莫名其妙地感到失望甚至怒不可遏,我們就捉緊燎原之火尋找失落的根源、不滿的所在。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自己感到孤單,世界之大找不到一個可信任的支撐點,想找一首歌大聲的唱下去,諷刺的是地鐵車廂中連呼吸都感到困難…

那麼,我邀請你拿一塊橡皮擦,突破生活已有的框框,在瘀黑的白紙上,

擦出一道虹橋,一片白雲

另一片天

李呆

  • Share/Bookmark

小巴正在放著陶傑的節目,由政府發放六千元特別資助費用出發,先諷政府再打八九十後。他認為十八至二十一歲的香港年青人心智發展並不成熟,派金六千大元第一不會孝敬老母,第二不會買書,但願年青一代不會拿六千元援交、嗦K、打炮,又提議成立小組關注八九十後青年如何享用特別資助費用。

如果十八至二十一歲的青年人心智不成熟,難道當我們踏入二十二歲的那一剎那,心智當如魔術一樣突然變得成熟?此言論出於陶才子之口實在叫人摸不著頭腦。援交、嗦K的莊家大多是五六十後而非八九十後,為什麼不是設立小組關注五六十後呢?難道他不認同呂大樂先生生所言,這些行為都是第四代向五六十後爭取資源的方法嗎?另外,他提出「打炮」一點更令人廢解,我難以理解打炮與六千元的關係,難道情況有如「打街機」要投幣?這言論或許與陶傑到過時鐘酒店有關吧。我更不明白為甚麼陶先生不擔心年青一代用六千元坐港鐵反高鐵,這些往日熱話今天卻隻字不提。

陶傑先生投資虧了大本,錯信董建華,渴望借自己之痛盡公民責任,監察香港政府處理財運作,小弟十分敬佩。可是這不等於你可以胡亂標籤八九十後青年。我們需要被關注的事,我們有口會說不用勞你大駕。

李林風

  • Share/Bookmark

陶才子認為18-21歲香港年青人可能心智不成熟 派金六千大元

第一不會孝敬老母 第二不會買書 云云

但願年青一代不會拿六千元 援交 嗦K 打炮 過大海

又提議成立小組關注8-90後青年對特別資助費用的流向

其他文字我不提也罷

幾個問題

1. 18-21歲香港年青人可能心智不成熟 , 換句話說, 一個人到22歲心智就會突然成熟?

2. 援交 嗦K 的莊家大多是 60後而非8-90後, 為什麼 不是設立小組關注6-70後?

3. 試"幻想" 如何用六千大員打炮? 情況如打街機, 要投幣?

才子04年 到過時鐘酒店與佳麗喝茶喝茶, 難怪難怪 .六千元是學習才子用廁紙纏臉落荒而逃的成本吧

4. 為甚麼才子不擔心8-90後用六千元坐港鐵反高鐵?

曹捷先生, 你買樓投資虧了大本,錯信董建華方針,

對香港政府如何處理財政十分敏感, 拙筆理解

做節目 也別一再標籤年青一代呀…

拜託, 8-90後青年有很多種

我們需要被關注的事

我們有口自己會說 不用勞你大駕

操!

文字. 言語.

是需要要負責的

今次實在聽不過耳

李林風

  • Share/Bookmark

臉頰有點燙

從睡夢中醒過來

放棄英國的城郊

陽光下的鏡頭

捉不緊  迷失於

十字路口的妳

痛楚依舊沒作響

卻不能否認  痛的存在

將右手輕放臉上

瘦削不少

右邊的臉頰有點燙

從睡夢中醒過來

想起一些往事

不拔掉

是一種無止境的沉重

李林風

  • Share/Bookmark

分享本是待人之道,一種美德。互聯網的普及叫「分享」淪為一個螢幕按鈕,我們輕輕鬆鬆便可以分享自己的照片、名言警句甚至所在地點,既叫人摸不著頭腦也賺回別人的認同、「Like」。我想,渴望得到別人的回應不是甚麼壞事,不知道自己為何分享、只因渴望賺取存在感而分享卻是一個問題。察看自己分享的動機,經歷一個尋找心靈的旅程,會更認識自己,認識身邊的每一位。

現實生活中的分享是一條數學題,學會計較也好計算也好,只要不虧便好。有人將「吃虧」算作長線投資,來日連本帶利賺回。當待人接物始終離不開計算,站在滿佈機心的邊緣,就連亞里士多德也會感到崩潰。我們學習當一個得體的人,希望學懂人情世故,卻埋沒了純粹的美好。

真實的人際關係很清楚分享動機何在,不論送禮借書聊天拍手掌,我們總要出師有名,為每場分享的戰役添上名堂,好叫自己未流於「白白的分享」了一下。若果連善待別人也需要三思再三思,時間比買一個名店手袋更長,未免太迂腐了吧。況且,真心待人往往比預期中得到更多,生活在驚喜中已是千金難買。對人好不是因為對方是誰,是因為你是你自己。

李林風

  • Share/Bookmark

早上氣溫有十一度

只有十一度

山谷看著晚霞進睡

陽光卻不允許

那些七零八落的樹葉

俯伏在地上

細聽妳脈搏的跳動

它們無言無語

卻比我更認識妳

三年天際間 白雲輕飄

旺角的貢茶

墨爾本的Pearl

回憶藏於床頭軟枕

當妳淚了 我雙手卻未能盛載

不要緊

溫暖會走近

靜靜牽妳手

李林風

  • Share/Bookmark

買了一張心儀的唱片回家,你有沒有留意作品的作曲作詞編曲監製是誰?又會不會再深入細閱唱片上的資料,發挖一下樂手或管弦樂團的名字,錄製的地區?也許你覺得這些舉動屬於多次一舉,而正正有一班精英份子活在華彩的背後,沒有這些「多次一舉」的閱讀質素,我們將失去這些寶貴的認知。一場盛大的音樂會,場地佈置、動作設計乃至音響管理都是重要的一環,可惜這些迷幻國度的打造者,卻埋沒於狹隘的泥土。我們留意到演出者這一塊臉孔,卻忽略了整個身驅。

友人對我說喜歡文字的人買少見少。於我而言,除了閱讀人數外我覺得閱讀素質和習慣更值得關注;這裡的「閱讀」范指生活的一切。吃一碗用心製作的麵條,我們留意到餐廳的名頭、食物價格,那麼廚師的位置呢?我承認我是忽略了。像我這種二十來歲的年青人,看書的也許不少,但完整讀畢一本書的我猜想不多,這情況或多或少跟我們的教育、價值觀有關吧,廷伸閱讀作者的背景、家庭、師承似乎不比背誦文本來得重要,懂得挑選重要的部份才是得分之道。不禁要問,如果一個完整的概念可以拆件閱讀,那麼蒙娜麗莎的微笑我應該看她的眼睛還是嘴巴?

李林風

  • Share/Bookmark

若果今天於facebook上表示「記念五一二汶川大地震死難者」,我想大多數人都沒有太大感受,因為今天並不是五月十二日;又或者於清明時節雨紛紛之際提出「龍馬精神,身體健康」的祝願,難怪別人笑你忒瘋癲。「適當的時候作適當的事」是一句大家都絕不陌生的金石良言,把它放在心上有助你減少錯失的機會。對某些事情而言,這個「適當的時候」更是生活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我們都習慣了於特定時間作應節應景的事,送禮物要找個好日子附帶一個好原因,記念往事也要夾個好時辰。新年祝願的喜氣洋洋於正月初十後便不知所蹤,取而代之的是雞犬不寧,農曆新年後屈指一算便是復活節,我們收拾一團和氣的心情、和藹可親的笑容,迎接耶穌基督換來的假期。奇怪的是很多人都不知道有受難節的存在,這也是難怪的,復活節我們買幾隻復活蛋就是了,受難節又有甚麼商品發售?

說穿了我們的行為不是由心主導而是由時代的風代步。為甚麼就只有情人節我們才願意花多點心思意念,叫情人於三百六十五天得著那難忘的僅僅一天?生日快樂的同時我卻忘了感謝母親的生育之恩;中秋佳節,我也沒有想起原來汶川的小孩也渴望兩團圓。「適當的時候作適當的事」,左思右想,原來就只有賺錢的事風行四季年中無休。

李林風

  • Share/Bookmark

打開回憶的破玻璃盒子

不需要力氣

需要勇氣

唯一的海並未埋葬

朦朧

我站在藍色的邊緣上

動也

不動

對於那些想說的 忘了的說話

最終仍是會枯萎

蹲在泥土身邊

微笑

等待種子萌芽的我

妳說

種子 從來都沒有播下

李林風

  • Share/Bookmark

痛不欲生

用淚水把自己綁某處

白色的地板

站著無力的柳樹

對著頑石在哭 在叫 在呼喊

淚水

你是不是受不了我痛苦疲憊的身軀

所以出走了?

誰又抵得起無情煙火 …

微弱溫暖的光

輕倚在琉灰蝶的翅膀上

向著不安飛翔

靜靜飛翔

李呆

  •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