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當年基本法草擬到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本身已是一個畸形的政治產品。不明白當年香港的政治、法律及民質都比中國大陸先進許多,硬要拼合豈不是把穿梭機交給一群非洲土著管理?不明白為什麼兩個在政治理念、思維,管治都各走極端的政府,只為了所謂的「祖國不可分裂」便硬要拼合,當政制失效時這不是苦了香港廣大市民?

97前香港雖不是香港市民當家作主,但至少香港是由一個先進民主的國家統治,如把香港弄得稀巴爛,這民主國家也得向她的子民有所交代。而97後的香港雖享有行政及司法的自主權,但實質是掛羊頭賣狗肉,這便得由金字塔上的第一人開始;基本法說明香港享有行政及司法的自主權,但每年特首遠赴北京述職的時候,每當國家主席演說及訓話時,總恭敬得像小狗乞討飯後餘渣一樣,低頭豎耳亳不丟臉。我們既享有自主權,為什麼還要聽法政模糊的專制霸權的指令行事呢?對香港的地位鄧小平曾這樣評論;「應充分利用」,而現實卻不謀而地合告訴大家內地人根本不會當香港市民是自己人,只是作「被利用」的工具。近數年回到內地你會發覺他們會「擴大鼻孔」告訴你中國現正是大國崛起是那麼的強大,而你們香港人也得靠祖國的北水南調,才得以托賴找點糊口吃吃之類的說話,上至高官下至按摩女郎全是同一口徑發表相同的見解,但他們卻不知道在60-80代香港人是那麼的愛國,每人身上扛著十數斤的物資過關接濟窮困的同胞、每次遇上天災人禍香港人務必不甘後人慷慨解囊,億元以上的善款舉不勝目,甚至現今社會香港人在內地消費也遠超過自由行所帶來的消費總額,而香港在中國的投資更是所有外資之冠,還有技術、人材、培訓這些也是香港人為建設初期中國大陸政府及機構而所作的貢獻。但我不會責怪內地的同胞的取笑,因為他們資訊不太流暢,他們只看見香港政府於泰國包機、菲律賓人質事件的軟弱表現及特首在電視上被訓誡時的龜縮表情,他們絕對有理由看輕所有香港人。

特首是我們的icon,represent香港的形象,他及他的幕僚代表著我們的意願而為我們謀取福祉。可惜這個政府不是受民意所托的政府他們是傀儡、是政權的走狗,他們只為建設自己的康莊大道而聽命於主人,嚴重忽視市民的訴求,置人民於水深火熱中。你們說「大市場,小政府」,但你們可知道你們不干預的理念,正正把市民推向一個毫無公義的弱肉強食世界裡,苟且偷生。

你們是社會的精英,更是人民的父母官。香港政府雖不是我的政府,但你卻是香港人所寄望的政府,請你們俯察民心,實幹地為香港做些正面的事情,不負我們的厚望。

咸檸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