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檸七

l_p1011114830

如何分辨一個損友

跟一位朋友談到損友的禍害,大家不謀而合地認為一旦沉迷輕則番家、重則覆國,但當局者既已心神意往得像得了「斯德哥爾摩候群症」一樣,試問怎樣輕易抽離呢!

簡單地說損友是一位能阻礙你發展或讓你蒙受損失的人物,事實上無論你是如何聰穎或社會地位有多高亦無可避免交上一定的損友,甚至自己本人亦可能是別人眼中的損友,而損友的定義就取決於他如何對你,而你又如何界辨他。

坊間有很多書籍教授此道;如「FBI教你讀心術」或「辦公室心理學」等等,但全都是憑藉觀測別人的動作、言語及反應去揣摩閱讀別人的動機。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真損友當然不會讓自己的言行舉止輕易地出賣自己的意圖,尤甚者,更不斷送上百般迷湯把你迷魂於無形,得逞。

以下的一段出自於〈資冶通鑑〉的文章是本人覺得很好地講述「如何深層次地看一個人」,如下:

“居侍其所親,

富時其所予,

達時其所予,

窮時其所不為,

貧時其所不取。“

居侍其所親─他身邊的朋友是什麼人?又如何對待他們呢?

富時其所予─他富有的時候又會用在那裡?或給什麼人呢?

達時其所予─他升職或有名氣的時候又會提攜什麼人呢?

窮時其所不為─他低潮或不順景的時候他有什麼是不會做呢?

貧時其所不取─他沒有錢財的時候他有什麼是不會做或拿取呢?

身處於群體社會是不可能避免結交一些損友,而損友大多利用「心戰」戰術去俘虜你的信任,而提防的辦法是不斷提醒自己清晰地對待事情及聽取身邊各種意見後再加以整合,這樣再劣的損友也不能動搖你堅定的心及宏大的志向。

咸檸七

李嘉誠

你讓我「仇富」

最近看到香港首富李嘉誠跟我地「偉大」既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胡錦濤握手見面。會面規格更媲美元首級數,更厲害的是「偉大」既胡主席更公開向傳媒說道「我說不管時間長短,我總是要見一見李先生,跟李先生聊一聊」。語調曖昧得像向情人甜言挑逗,試問「偉大」既胡主席何時試過主動搵曾特首「聊聊」(普通話)呢?

關於元首會面的規格,有一段十分有趣兼極富黑色幽默的路邊新聞。記得當年澳門回歸時,前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江澤民親臨澳門主持回歸慶典,慶典過後大伙人相繼參加回歸晚會順便跟澳門的名門望族打打交道,江主席更慷慨地跟在場的一名女士在台上高歌一曲,演唱過後江主席好奇地問身邊的幕僚那位女士是何方來頭,幕僚恭敬地答道「是四姨太」。江主席馬上氣憤地召來舉辦晚會的港澳辦阿頭,即場大罵一頓及當堂解除其職務。試問堂堂「偉大」既國家主席點可以同人(口地)既妾氏或者情婦係公眾場合同台露面呢!萬一被外國傳媒廣泛報導的話,可真傷了十二億廣大人民既心啦。

所以今次「胡李會」絕對係暗示俾香港人知香港是「李家之城」。什麼唐英年、梁振英等競選特首?其實到最後又係李家既天下;電話係佢、百佳又係佢,連明星都俾佢個仔「嗒埋」(仲唔駛結婚),試問我點會唔仇富呢!

咸檸七